•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免费阅读 顾南乔薄瑾行小说结局

    小说免费阅读 顾南乔薄瑾行小说结局

    由作者芒果慕斯 所精心创作的小说《爹地休想追妈咪》强烈推荐给大家,其中小说主人公分别是顾南乔薄瑾行。幸好,她在遇到他之后,他就成了她的暖阳。小说精彩章节试读:那小孩,看起来也就四五岁的模样,穿着白色的公主裙,绑着可爱的小辫子,小脸圆圆的,一双水润无辜的大眼睛,夹杂着恐惧。兴许是因为差点被撞,那张可爱的小脸上,一片煞白。你这小孩怎么回事啊,不知道大马路上不能随便晃吗?!家长是怎么看的孩子司机被吓得不轻,一下来就骂骂咧咧的怒斥。顾南乔无法阻拦司机发泄,只是略 ......

    第12章 那才是玩得开

    顾南乔快速垂下了眼帘,掩下心中的惊讶,假装没看到薄瑾行的存在,准备直接离开。

    却不想,在经过薄瑾行身边的时候,脚底忽然滑了下。

    她身子不受控制,往前倾去,以为要摔了。

    可意料中的疼痛,并未到来。

    她的腰,被一只修长有力的大掌托住,身子被顺势往前一带。

    随后,跌到了男人的怀中。

    她的身子,全部重量,几乎都靠在了他身上。

    男人胸膛结实,即便是隔着衣料,也能感受到衣服之下,那温热的体温。

    这不由让顾南乔回想起,六年前的那一晚

    这会儿,两人距离很近,近在咫尺的距离,姿势有些暧昧。

    男人闻到了顾南乔身上淡淡的冷香。

    紧接着,便是扑面而来的酒味。

    薄瑾行的眉梢拧起,声音也因此冷了下来,你喝酒了?

    顾南乔面色绯红,长长的睫毛,在鼻尖上落下淡淡的剪影。

    此时的她,柔软乖巧的,像一只小猫。

    薄瑾行的眸光,暗了暗。

    顾南乔愣了愣,点头,嗯,喝了点。

    谢谢。

    她随后反应过来,急忙道谢,立刻将手放下,站稳了身子。

    往后一退,与他保持着距离。

    由于动作太快,在酒精的作用下,身子还是晃了下。

    勉强用手扶住墙壁,才站稳。

    她不由懊恼,酒劲有点上头了

    早知道,就不喝这么多了。

    竟还当着薄瑾行的面,差点出丑。

    她只想赶紧离开这。

    看到顾南乔对自己的远离,以及防备,薄瑾行眸色阴沉,心情不快。

    他黑眸灼灼的锁定在她的身上。

    这女人,大晚上的,还出来喝酒。

    没记错的话,她根本就喝不了几杯。

    几年前,他们还没离婚时,在一次家宴上,这女人喝了几杯,回去就闹了一通酒疯。

    嘴里还喊着热,要脱衣服。

    只是那时候,他对她没太大感觉,所以就把人交给佣人。

    现如今,喝成这样,双颊酡红,神情透着说不出的风情和妩媚。

    这要是别的男人看了,说不定会生出什么歹念。

    回神后,薄瑾行看向顾南乔眸光幽冷,莫名有几分怒意。

    他刚想说她两句,这时一道男人的声音响起。

    乔乔姐。

    薄瑾行和顾南乔,同时看了过去。

    只见,江墨寒走来了。

    他停在了顾南乔的面前。

    你怎么来了?

    顾南乔下意识的扫了一眼薄瑾行。

    心里莫名有种,被抓包的心虚感。

    江墨寒笑了笑,道:我见您出来有点久了,就来看看,您没事吧?刚才看您好像喝醉了,秦老师说您酒量不好。

    顾南乔微微摇了下头,我没事。

    她还未醉到,要让别人扶着走的地步。

    再说了,她也不想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江墨寒却不信,几步上前,道:要不我扶着您吧。

    说着,他便要伸手扶顾南乔。

    薄瑾行眸光阴沉沉的,一双黑眸,落在江墨寒的身上,毫不掩饰的打量着。

    这人看着,也就大学生的年纪,模样看起来都有些青涩,却很俊秀。

    他和顾南乔是什么关系?

    为什么还喊的那么亲密?

    江墨寒察觉薄瑾行的目光,手顿了下。

    竟无来由的感觉,一道寒意,从脚底往上窜。

    这走廊可真冷

    薄瑾行转而看顾南乔,想看她是何反应。

    没事,真不用,我可以自己走。

    顾南乔没理会薄瑾行,对江墨寒笑了下,

    这抹笑容,让薄瑾行心里有点不快。

    江墨寒回神,赶紧道:那不行,您的步伐看起来都有些飘了,没事的,您要是介意,可以扶着我的手臂。

    他不给顾南乔拒绝的机会,抬起了手臂,放在她的面前,示意她搭上来。

    动作十分绅士。

    他的眼睛纯粹,并未有其他任何的想法。

    顾南乔犹豫了下,也没再拒绝。

    那谢谢了。

    当下,准备抬手,想扶一下。

    毕竟,她的脑袋,确实有些晕乎乎的。

    薄瑾行的脸色黑如锅底,在两人还未反应过来时,不由分说的,一把拽过了顾南乔的手腕。

    顾南乔只觉得手上猛然一痛,身子踉跄了下。

    她诧异盯着薄瑾行,你有什么事?

    这男人,莫名其妙的发什么疯?

    江墨寒也愣愣的,看着薄瑾行。

    似也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到了。

    刚才,他是有注意到这气质不俗的男人。

    但根本就没将他和乔乔姐,联想到一块。

    可现在,这男人对乔乔姐的态度,就像是认识许久了。

    不然也不会忽然拽住乔乔姐

    乔乔姐,你们认识?

    犹豫之下,他还是小心翼翼的,问出了口。

    顾南乔觉得尴尬,目光从薄瑾行身上移开,点了头。

    嗯。

    却未解释他们两人的关系。

    薄瑾行冷冷打断两人,你一个女人,这么晚了,出来和人喝酒,几年不见,玩得倒是挺开的。

    男人话中带刺,充满了嘲讽。

    一听这话,顾南乔不由拧眉,心口翻腾着一股火气。

    薄瑾行这是误会了?

    他这是将她当做什么了?

    什么叫,玩得挺开?

    顾南乔心中恼火不已,一把将男人的手甩开。

    她手腕上,已红了一圈,可见薄瑾行用的力气有多大。

    她心里更恼怒,冷冷怼道:我陪客户出来吃个饭而已,怎么?这就玩得很开了?

    她定定地盯着男人的眼睛,不卑不亢,而且,非要说玩得开,我应该比不上薄总吧?

    论讽刺,她并不输薄瑾行。

    当初离婚后,顾南乔可是还关注过他一段时间,他几乎天天泡在酒吧,夜夜笙歌的,那才是玩得开。

    薄总还是先管好自己吧!

    怼了两句后,顾南乔心里舒坦了不少。

    她冷淡收回目光,寒着脸,大步转身离开。

    江墨寒见状,急忙跟上,乔乔姐,您等等我!

    薄瑾行僵在原地,放在身侧的拳头收紧。

    眉梢拧着,眼底寒意凛然。

    回到包厢后,顾南乔找了个位置坐下。

    她假装什么事情都没发生,拿着一杯果汁,却一口未喝。

    你回来了?

    齐娜坐在她身侧,关心询问,没事吧?晕的厉不厉害?。

    没事。

    顾南乔应了一声,声音有气无力的。

    齐娜看了她两眼,似看出她兴致不佳。

    但并未问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