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首页 > 免费阅读_张长安秦梦瑶小说最新目录

    免费阅读_张长安秦梦瑶小说最新目录

    小说主人公是张长安秦梦瑶的小说叫《天道医尊》,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西门铁蛋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情感小说,内容主要讲述:说着,张长安从病床上起身,示意秦梦瑶躺了上去。你...你这是要干什么?秦梦瑶一头雾水地躺在了病床上,却看到张长安的手轻柔撩起了她的上衣,顿时又惊又羞。从小到大,从来没有陌生男人对她如此举动。就连来医院检查,她都指名道姓要女医生才肯看病。我在给你治病啊!病情大过天,相信我,我没有任何非份之想!张长安一......

    第9章 秦府问诊(二)

    此言一出,顿时引来一阵怒喝!

    叶家父子怒目相向,秦海生一脸不快,秦梦瑶眼神中也有责怪之意。

    更激动的是南宫一指。

    你...你...年轻人,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我念你年轻,本不想跟你计较,但是你如此诋毁老夫,是何居心?

    你这小子,是不是属黄瓜的,欠拍啊!

    叶不凡高声叫道,秦伯父,这家伙就是个骗子,竟然敢如此说南宫神医,马上把他乱棒打出去!

    说着,气势汹汹站了过来,用力推了张长安一把。

    哪知,张长安却稳如磐石,纹丝不动,叶不凡反而噔噔后退好几大步,脸色变得非常难看。

    见状,叶问眉头一皱,说道:哪里来的毛头小子,你三番五次捣乱,就算你是秦小姐叫来的,也不该如此口出狂言!

    南宫神医是什么人,岂能让你随便胡言乱语的?

    呵呵,我只是担心这一指神医诊断失误,开错药方,到头来,老太太的病不但没有治好,反而耽误了治疗,后果不堪设想啊!

    张长安淡淡说道。

    南宫一指在诊断把脉的时候,张长安也一直在仔细观察。

    她双手微颤、下肢水肿;脑门多汗,皮肤湿疹;头颅颜面部已经变形。

    在南宫一指询问保姆的过程中,还得知老太太吞咽困难,呼吸紊乱...

    脑中经脉阻滞,血液不畅,多处有结节,表面上是脑梗死的迹象,但是只有医术更加高明的人,才会发现不尽其然。

    对于老太太的病情,脑中浩渺的医圣传承告诉他,这是一个中医罕见病,跟帕金森病类似的多系统萎缩症。

    如果按照南宫一指的诊断进行治疗,只治标,不治本!

    什么?

    笑话!你居然怀疑南宫神医的医术?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叶不凡怒了!

    南宫一指也吹胡子瞪眼睛:年轻人,你说老夫诊断失误,那你倒说说,老太太到底是得了什么病?

    真要我说?张长安不动声色。

    说!你要是说不出个子丑寅卯来,现在就从秦家离开!秦海生也发话了。

    尽管秦梦瑶跟他说张长安治好了她顽疾,有点将信将疑,但张长安如此张狂,也太不像话了。

    我看他是狗嘴吐不出象牙来,典型的键盘侠,也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要这么诋毁南宫神医!

    年纪轻轻,学了点皮毛,就来这里卖弄,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

    叶家父子也争先恐后谴责,恨不得现在就让张长安滚出去。

    要不,你也说说看,我奶奶到底怎么了?

    秦梦瑶看到张长安如此自信,一转念,他应该是听到了刚才管家说叶家提亲的事情,自己又对这事不感冒,显然张长安是想帮她一把。

    毕竟人的名,树的影。

    面对南宫神医,秦梦瑶对张长安的医术还是有些担心。

    南宫神医,我问你,你刚才把脉之时,脉象如何?

    张长安眼神示意秦梦瑶稍安勿躁,朝着南宫一指微微一笑。

    小子,你真是滥竽充数啊,我看你恐怕把脉都不会吧!

    南宫一指明显是被张长安气得够呛,论他再好的修为此刻也已经有了火气。

    是不是一时洪脉,一时细脉,初探时脉细而缓,脉率和脉力不匀,往来艰涩不畅,如轻刀刮竹,又与滑脉相反?

    什么!!!!

    南宫一指大惊失色,差点摔倒在地,一脸难以置信看着张长安。

    他刚才把脉的时候,老太太的脉象的确如此,各种脉状往来交替,紊乱难以判断,把了好久,他迟迟才下了决断。

    可是没想到这个小子脉也不把,居然开口就来,而且还说得不差分毫!

    他无比震惊。

    你...你是怎么知道的?难道是瞎蒙的?

    这些你别管,就看我说得对不对吧?

    对是对了,可是...

    医者以医术高明者为尊!

    同为医道中人,南宫一指更加在意对医术的追求。

    此刻,这个年轻人语出惊人,竟然不用把脉都能清楚脉象,他心中萌生敬意,之前张长安说他的那些话早就不放在心上。

    这些脉象表示脑部经络出现问题,加上老太太的病状表现,你就判断是脑梗死,对吧?

    这...这难道不是吗?所有的迹象表明,就是脑梗死,应该是气虚血淤这一类型,我从医这么多年,看了不下数十例这样的病啊!

    你的判断,只对了一小部分,如此按照此症下药,你是不是打算开出补阳还五汤这个药方诊治呢?

    是...是啊,老夫正打算用此汤方,加以穿山甲,水蛭做药引呢!

    听到张长安说出补阳还五汤这个方子,南宫一指惊讶写满脸上。

    那就大错特错了,这药方太过猛烈,老人家承受不了,而且它根本不适合这个病症!

    那这是个什么病啊?应该怎么用药?

    此刻南宫一指对张长安放下高高在上的态度,开始请教起来。

    坏了!

    叶家父子见势,大眼对小眼,本来带南宫神医来给秦家老太太看病,就是为提亲做铺垫。

    这下好了,南宫神医反倒跟人家讨教起医术来了。

    南宫神医,不要被他花言巧语蒙骗了,您医术如此高超,怎么却信了这个黄毛小子的鬼话?叶不凡连忙打断。

    闭嘴!我怎么看病,难道还需要你来教吗?

    南宫一指突然大声喝道。

    他和张长安讨论得入港,如春风化雨,甚是舒泰,却被人打扰,很是恼怒,哪里管叶不凡是什么人?

    你...你这个老东西!临阵倒戈。叶不凡心中暗骂道。

    秦海生看到南宫神医居然对张长安态度大转变,不由得暗暗称奇。

    秦梦瑶含笑生辉,看向张长安眼波流转,叶不凡七窍生烟:好小子,跟我的女人眉来眼去的,你完了!

    尽管还没提亲,叶不凡已经把秦梦瑶当成是他的禁脔,不许任何人接近。

    他心中已经打定主意,一离开秦家,就要好好查一下这个小子的底。

    凭他叶家在海州能量,一个来路不明号称医生的人,让他在这个世界消失,就像喝水那么容易。

    张长安哪里知道已经被叶不凡记恨上了,他对着南宫神医淡淡说道:

    其实,不用这么麻烦,只需要用一套针灸,老太太马上就能醒过来,针到病除!

    那还说什么,还请这位小哥给我母亲治疗!秦海生大喜过望。

    请南宫神医借银针一用!

    南宫一指连忙取出药箱里的银针锦囊,恭恭敬敬递了过来。

    只见张长安脸色凝重,挽起衣袖,捻起一根银针,出手如电,以无比玄妙的手法,插入了病床上紧闭双眼的老太太头上的百会穴。

    什么!!!

    南宫一指顿时两眼放光,嘴唇不禁颤抖起来,白发白须一阵乱抖。

    这...这是回魂十三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