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首页 > 战神王爷狂宠医妃(阮青瑶君阡宸)全文免费阅读-战神王爷狂宠医妃小说最新章节

    战神王爷狂宠医妃(阮青瑶君阡宸)全文免费阅读-战神王爷狂宠医妃小说最新章节

    作者绯狐创作的穿越重生小说《战神王爷狂宠医妃》,又名《战神王爷狂宠医妃》,阮青瑶君阡宸是这部小说里的核心人物,小说正在连载中,全书精彩故事简介:蔓儿你闭嘴!王氏沉声道,瑶儿她娘的确不是个好东西,但这跟瑶儿有什么关系?有本事你骂瑶儿她娘去,别在这里迁怒瑶儿!说完,她又转身望向阮青瑶,一改之前的横眉竖目,柔声说道:瑶儿,你想救你外祖父的心,舅母明白,可刚才孙御医的话你也都听到了,这不是一支普通的箭,它的箭头带有三个尖锐的钩子,不是力气大就可以的......

    第2章 :睡了个美男

    清凉的夜风刮过。

    阮青瑶头脑一轻,猛地惊醒过来:

    阮青柔哄原主喝过一碗燕窝,当时原主还很感动,觉得姐姐很爱自己,心甘情愿为姐姐割血。

    如今看来,那碗燕窝明显是下了魅药的。

    该死的阮青柔,死白莲太狠了!

    君阡璃一直想要退掉与原主的婚约,改娶阮青柔。

    然而,阮青柔最想嫁的,却是太子。

    君阡璃只不过是她的备胎罢了。

    阮青柔给原主下魅药,是想设计原主和君阡璃。

    事情一旦成了,君阡璃就只能娶原主了。

    而且,君阡璃还会更加厌弃原主,并对阮青柔心怀愧疚。

    一石二鸟,一箭双雕,真是好算计!

    热浪一波盖过一波,烧得阮青瑶双目赤红。

    这魅药太烈了,饶是她意志力顽强,也有些扛不住。

    阮青瑶昳丽的桃花眼渐渐迷离,身体越来越不受控制。

    她颤抖着双手取下头上金钗,朝手臂上用力一划。

    莹白的肌肤瞬间豁开一道血口。

    剧痛传来,她利用这短暂的清醒,飞速朝月牙湖跑去。

    月牙湖畔,湖风清冽。

    阮青瑶贪婪地吸了一口气,准备跳入湖中。

    突然,一道冷芒闪过,她雪白的天鹅颈上横出一把匕首。

    阮青瑶身子一僵,缓缓抬头。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荣华绝代的黑衣男子。

    五官冷峻,眉眼冰戾,肤色雪白。

    凛峭中带着一股浑然天成的矜贵之气。

    不要出声,否则杀了你。男子冷声威胁。

    阮青瑶美眸一眯。

    这真是打瞌睡有人送枕头,如此绝色美男,可比湖水管用多了!

    她迅速出手,点了男子的麻穴。

    君阡宸不敢置信地瞪大了一双凤眸。

    但很快他就麻软在地,视线变得愈发模糊。

    他看不清少女的脸,只看到一个大概的轮廓。

    如果是在平时,少女连他的衣角都碰不到。

    然而今晚,他损耗了大量内力压制剧毒,虚弱得很,竟让少女有机可乘。

    唇上传来香滑温软的触感,兰花般的少女气息扑面而来。

    他又羞又气,死死地瞪着她,恨不得用眼神杀死她。

    可她似乎不知羞耻为何物,竟动手脱他衣服!

    她温湿的口舌和软绵的小手并用,很不规矩地在他身上游移,到处煽风点火。

    更可恨的是,他羞耻地发现,自己的身体竟迅速起了反应,心中还隐约有了期待。

    自己引以为傲的自制力跑哪儿去了?

    他双手死死揪着地上的青草,恨不得一头撞死。

    耳畔传来少女娇嗔的哭泣声,酥酥麻麻,抓心挠肺。

    轰——

    浑身血液如翻江倒海般狂涌,君阡宸感觉整个人都要炸裂开了。

    一连折腾了好几回,阮青瑶身上的药效终于散去,君阡宸也因为用力过猛,沉沉睡去。

    醒来时,君阡宸发现自己躺在一处隐秘的灌木丛中。

    四周空无一人,脑袋边还放着一只金元宝!

    意识渐渐回笼,脑海中全是羞人的画面,还有那女人左腰上一颗血红的朱砂痣。

    他做梦也没想到,自己的初次,竟然是被一个女人给强行夺走的!

    这也就罢了,事后她还跑得无影无踪!

    还留了一只金元宝给他!

    把他当什么了?!

    该死的女人,掘地三尺也要把她揪出来!

    解了身上的魅药后,阮青柔便循着原主的记忆,打算先去外祖家避难!

    等她赶到外祖家时,夜已深沉。

    外祖家却依旧灯火通明。

    一见是她,门房急匆匆迎上前来:

    表小姐你来得正好,快去看看侯爷吧。

    我外祖父怎么了?阮青瑶问。

    侯爷他......

    门房欲言又止,脸上满是焦灼。

    但不吉利的话,他终究还是忍住了没说。

    阮青瑶也没追问,两人不约而同地加快了脚步。

    将阮青瑶带进崇武院,门房便回去继续守门了。

    一见阮青瑶,所有人全都愣住了。

    大伙无论如何也想不到,阮青瑶竟会突然出现。

    二舅母王氏很快回过神来,朝她招手:

    瑶儿,过来看看你外祖父。

    阮青瑶点头,沉默着走上前去。

    谢恒坐靠在床上,面色紫黑,心口附近插着一支羽箭,围着羽箭一圈的衣衫上染满了紫黑色的血。

    血腥味扑鼻,触目惊心,很是吓人。

    见阮青瑶盯着他身上的羽箭看,谢恒努力挤出一抹笑,气息微弱地开口:丫头,没吓到你吧?

    阮青瑶摇头,转身望向一旁的孙御医,问:

    为何不拔箭?

    孙御医面色凝重:阮小姐有所不知,这箭不但有毒,而且箭头带勾,拔箭时若稍有不慎,便会勾破心脏,毒素漫入心脏,只怕连大罗神仙也救不了。

    此言一出,二舅舅谢仲晖忍不住红了眼眶。

    大哥DS和大侄子镇守边境,大侄女远嫁,老大一家全都不在京城。

    就连他的大儿子和大女儿也都在外历练,尚未回京。

    妹妹谢芳菲又与谢家断绝了关系。

    父亲若有什么三长两短,出门在外的儿孙们,连他的最后一面都见不到。

    阮青瑶盯着羽箭看了一会,突然道:我来。

    所有人的目光全都齐刷刷看向阮青瑶。

    什,什么?孙御医以为自己听错了。

    阮青瑶一脸正色地道:

    箭头有毒,必须马上拔箭。

    顿了顿她又道:

    就算没毒,若长时间不拔箭,也会因为失血过多而陷入危险的境地。

    孙御医这才意识到自己没有听错,沉声道:

    这个道理我当然明白,可箭头带勾,我没把握,京城有位军医出身的神医擅长拔带勾的羽箭,可他去了边境。

    再次听到这一番话,谢仲晖一脸绝望。

    如果那位神医在就好了,可惜,远在边境。

    莫非,父亲在劫难逃?

    所以我来。阮青瑶目光沉稳,我有把握。

    穿越前,她是个孤儿,父母都是军人。

    在她很小的时候,父母就在一次缉毒战役中壮烈牺牲了。

    她从小在部队中长大,每天跟着部队一起训练,还跟着一位德高望重医术精湛的老军医学医,研究各种毒物。

    你?

    不等御医开口,三表姐谢蔓就跳出来反对:

    御医都不敢拔,你哪来的自信?你娘害死我祖母还不够,你还想来害死我祖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