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首页 > 恨晚作者猫桃桃独家完整全章节

    恨晚作者猫桃桃独家完整全章节

    恨晚陶醉骆北寻全文免费阅读链接入口,《恨晚陶醉骆北寻》是现在热推的小说,作者“猫桃桃”,《恨晚精彩章节试读:凌晨一点,陶醉进家门。陶镌峰和宋琳娜竟然还没休息,都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正等着她。陶醉心里一陡,叫了声爸,宋姨。怎么现在才回来?陶镌峰拧着眉,瓮声道,女孩子家,外面玩到这么晚,像什么话?宋琳娜见状,赶紧劝:他爸,你先别生气嘛。小醉一向是有个分寸的孩子,不会在外面乱来的,对吧小醉?哼,你下个月可就要跟风......

    第13章

    门开了,一身血迹的骆北寻站在路子野和苏嫣等人面前。

    骆律师!这是——

    无妨。

    骆北寻用毛巾压着肩膀,看了一眼刚从墙角爬起来的陶醉。

    心血来潮。想帮着陶主播弄些食材,刀子磕飞了。

    这,这

    路子野急得直跳脚,小醉!你说你能干点什么真是!万一伤了骆律师的脸——

    陶醉:

    骆北寻:术业有专攻,是我自己不小心。一点皮外伤不用在意。

    路子野:那赶紧去医院吧!这

    这还皮外伤?加道菜能灌血肠了都!

    陶醉。

    骆北寻看了看陶醉,你陪我去。

    陶醉浑身一凛,似乎还没从刚才的失神和惶恐中挣脱出来。

    骆北寻从口袋里掏出车钥匙,直接塞在她手里。随后提步向外走去。

    小醉,你没事吧?

    苏嫣看到陶醉脸色发白,感觉有点不对劲儿,到底是怎么了?你

    陶醉咬唇摇头:就是,他说的那样。没事,我可能晕血。

    定了定神,陶醉硬着头皮跟出去。

    晕血?

    路子野凑到苏嫣身边直摇头:瞎说啥呢?咱们小醉最高纪录一天能杀八只鸡,她会晕血?

    少废话了。苏嫣一巴掌将他推一边:你还不赶紧问问保险公司怎么赔?回头骆律师告咱们工作室危险作业,吃不了兜着走。

    陶醉缩在副驾驶上,头往窗外转,心乱如麻。

    骆北寻把毛巾随手扎在肩上,半开的窗子飘进空气,吹得满车子都是血腥味。

    他单手控着方向盘,目光直视前方。

    陶醉看着窗,上面倒映着他精致的侧脸,坚毅的下颌线。

    这三天下来,陶醉只觉得自己就好像做了一场多层空间的噩梦。

    而这个男人,就在恶魔和救世主之间来回切换,亦真亦幻。

    你要告我么?

    陶醉颤声说。

    骆北寻目不斜视:告不赢,你这是正当防卫。

    陶醉咬牙,忍不住提高尖声:你也知道你是强迫!

    但你可以从下一次开始,像第一次一样自愿。

    明明没有刹车,陶醉却觉得自己好像一下子要冲到挡风玻璃上了。

    你什么意思?

    骆北寻放慢车速,游了下眼睛:字面意思。

    陶醉倒吸一口冷气:你要我跟你保持这种,这种关系?骆北寻你疯了么!我是沈风易的未婚妻!

    这话,你自己相信么?

    骆北寻转回脸,跟着绿灯重新起步。

    陶醉咬得嘴唇发白:就算我要跟沈风易分手,我也没必要这么作贱我自己。骆北寻,我最后一次跟你说清楚。那天我真的是喝多了,一时糊涂。我我就是想报复沈风易,只是碰巧遇到你,其实随便哪个男的都可——啊!

    骆北寻突然一个急刹车,陶醉没防备,差点抢闯出去。

    再转头,她发现骆北寻的眼神变了。

    随便哪个男人?

    骆北寻冷声道。

    陶醉心虚,却不肯弱了气场。

    我本来就

    你试试看。

    骆北寻睨了她一眼,全程没有一句狠话,却让陶醉深深感受到了强大的压迫场。

    车子重新发动,陶醉眼里充满泪水。

    她屏了屏呼吸,咬咬牙:北哥,看在大家以前也是旧识的份上。你能不能放过我?我真的不想让人知道

    在陶醉从小受到的教育里,因为被狗咬了一口,而咬狗一口这种事,本来就是很颠覆三观的。

    沈风易是个渣男,但她并不觉得自己用睡他家亲戚的方式来报复他,是有多值得夸耀的事。

    不就是分个手么?

    好像自己有多拿不起,放不下似的。

    我们可以不让人知道,这样更刺激。

    骆北寻目视前方。

    陶醉差点吐血:你到底有没有听我在说什么?这是让不让人知道的事么?我的意思是,我们不要再发生这种——

    骆北寻用余光睨了她一眼:你肩带掉出来了。

    陶醉慌不迭往下一看,果然一截粉红色的胸衣带子从胳膊上滑了下来!

    她又气又羞,胡乱整好衣襟。

    这会儿车子已经停在了医院的大门口。陶醉一抬眼睛,就看到沈风易挽着唐恬的腰,小心翼翼地护着她。

    两人有说有笑,走进妇产科的大楼

    陶醉的大脑一片空白,身子僵了半天,车都忘了下。

    骆北寻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松开肩上的毛巾,掸掉手指上的几点鲜血。

    十分钟。

    他说,冲进去,打一巴掌,再出来。十分钟够了。我应该还撑得住。

    陶醉回过神,垂了下睫毛:我去挂号。

    年轻的女医生给骆北寻清创缝针。

    看他仪容堂堂,英俊帅气,有心多搭几句半开玩笑的话:这怎么弄的?不像是不小心吧?可疑的伤害,我们可是有义务要报警的哦!

    陶醉站在一旁,转着脸,心里一阵哆嗦。

    骆北寻道:惹女朋友生气,挨削了。

    医生顿时脸色一变,用看神经病一样的眼神扫了两人一眼,再也不敢多话了。

    处理完创口,骆北寻在隔壁输消炎液。

    陶醉去楼下药房拿药,心神隐隐地往妇产科那边看了一眼。

    她恨自己怎么就那么怂?

    刚才明明应该冲下车,冲到那对狗男女面前,狠狠两个耳光甩上去的

    叮咚,手机里传来一条消息。

    【还不回来?我要去洗手间。】

    骆北寻的微信。

    陶醉心里一阵乱。一边往前走,同时打了个电话出去。

    小醉?什么事?

    沈风易隔了一会儿才接听。

    陶醉深吸一口气:沈风易,你现在在哪?

    B超室里,唐恬躺在诊床上,激动地看着屏幕上游动的小胚胎。

    医生,这个就是宝宝的心跳?

    对啊,现在才四十天,只有花生米那么大。

    风易,你快看——

    嘘!

    沈风易摆摆手,拿着手机走出B超室,拐进旁边的阳台上。

    我在公司呢?怎么了?

    陶醉站在B超室门口,平静地说:你来一趟云江医院吧。北哥受伤了,刚缝好针,在输液呢。

    沈风易一讶:啊?严不严重?怎么弄的?

    陶醉:你自己过来看就知道了。

    不是,我这正在开会呢。实在走不开,要不你先帮忙照顾着?

    陶醉轻笑一声:视频会议么?

    透过B超室的门口,陶醉看到屏幕上一点一点的黑白灰,听着唐恬喜极的声音,心反而坠得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