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首页 > 夫人死不和离宋绵绵谢渊(冰糖加可乐)全本小说

    夫人死不和离宋绵绵谢渊(冰糖加可乐)全本小说

    虐心指数五颗星的佳作《夫人死不和离》小说是金牌大神冰糖加可乐 所撰写,本故事主角有宋绵绵谢渊,小说内容详情为: 已经死了宋绵绵抱着小木盆走在小路上,青山村四周都是山,一条小河自村中而过,是大家主要生活用水渠道。至于生活用水,四周的山里有潺潺山泉,村里有好几个顺势搭建的水井,不需要往下挖坑,用石板围起来盖上就是。下午村里人都忙着耕种,宋绵绵到了河边也只她一人。河水清澈见底,还能看到里面的鱼虾游动,宋绵绵 ......

    第六章

    第六章 缓和关系

    祝玉枝在扫院子,谢蓁蓁和谢鹏鹏在玩。但因为她的一句话,热闹的院子一下安静下来,两个小孩都呆呆的看着她,眼里带着分明的恐惧。

    宋绵绵便也觉得有点尴尬。

    她挥舞的手僵在空中,呵呵笑了下,看了一眼厨房的方向,都吃早饭了吗?要不我去做饭吧。

    话音刚落,就收获了三双怀疑的眼。

    那表情分明在说:你也会?

    笑话。

    宋绵绵势要自证,她穿越之前好歹也是一个美食博主,做饭对她来说不是信手拈来?

    她撸起袖子,雄赳赳气昂昂的就进了厨房。

    杨立夏正在忙活,灶上煮着红薯粥,散发着甜甜的香味。听到动静抬眸看她一眼,快好了,去外面等着吧。

    声音十分冷淡。

    宋绵绵有点讪讪,心知这也怪不得杨立夏,她清了清嗓子,十分自然的说:嫂子,我来帮忙的。

    杨立夏一脸错愕,飞快道:不用!

    语气坚决。

    不像拒绝一个要帮忙的小可爱,倒像在拒绝一个熊孩子。

    宋绵绵:

    她摸了摸鼻子,嫂子,我不会捣乱的。

    杨立夏防备更甚,对着外面喊了一句,娘,你快把带出去吧。她是在不知道要怎么称呼这个人。

    祝玉枝还真就走了进来,出去吧,既然想做事那就去把院子扫干净。

    好嘞。

    宋绵绵答应一声,走了出去,看来得到认可这样的事还要从长计议。

    看着她的背影,杨立夏和祝玉枝面面相觑。

    这根本不是宋绵绵该有的反应吧?!

    莫不是,上吊把脑子吊坏了?

    片刻,祝玉枝道:要是她真的改了,那对咱们家也是一件好事。

    杨立夏抿抿唇,没说话。

    宋绵绵这具身体孱弱的很,许是之前都没怎么做过活儿,谢家的院子不小,除了一些尘土也没什么可扫的。

    宋绵绵收拾干净,走到谢蓁蓁面前,刚要蹲下呢,小姑娘就立刻退后一步,小脸上写满害怕。

    别怕。

    宋绵绵对着小姑娘扬起一抹温和的笑,蓁蓁,以前是我做的不好,你不要同我生气好不好?

    谢蓁蓁的眼神依旧怯怯的。

    宋绵绵在怀里摸了摸,最后伸出手放在小姑娘面前。

    你在干什么!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杨立夏撕心裂肺的声音,宋绵绵诧异的转头,就见杨立夏已经冲到了她面前,双手用力直接推开她。

    一把将谢蓁蓁抱在怀里,满脸的厌恶和防备,宋绵绵,你还想对我家蓁蓁做什么?!

    也不怪杨立夏生气。

    去年冬天的时候宋绵绵欺骗谢蓁蓁,让小姑娘在雪地里冻了一个时辰,要不是谢鹏鹏及时发现,只怕小姑娘人都没了。

    祝玉枝闻讯也急忙冲了出来,蹙眉看着这一幕,怎么了?

    宋绵绵想害蓁蓁。杨立夏飞快道:娘,您疼疼蓁蓁吧,她可是你的亲孙女啊。

    祝玉枝的表情沉了下来。

    宋绵绵顾不上身体的疼痛,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急忙摆手,娘,大嫂,我没有。

    我都看见了,你还胡说。杨立夏满脸厌恶,将蓁蓁紧紧抱在怀里,我知道你不喜欢这家人,可你有什么冲我来,你别伤害蓁蓁!

    大嫂,你真误会我了。宋绵绵摊开手掌,掌心里正放着一颗糖,我知道我以前做了很多错事,我现在想想也很后悔,我刚刚只是想给蓁蓁这个,希望她不要生我的气。

    杨立夏抿紧唇,你能有这么好心?

    可蓁蓁这个时候却轻轻拽了拽她的衣袖,娘,糖糖。说着,嘴角流下一抹哈喇子。

    她三岁,正是贪吃的年纪。

    可家里贫穷,尽管谢家人勤奋,但供着谢渊这么个读书人,仍是入不敷出。挣扎在温饱线上,况蓁蓁是个丫头,祝玉枝自然舍不得花钱给她买什么糖果之类。

    倒是宋绵绵,好吃懒做,为了让她不闹,没少得一些好吃的。

    每每都把谢蓁蓁馋的不行。

    为此,杨立夏不只对宋绵绵有意见,也觉得祝玉枝偏心,但她做媳妇的不敢说更不敢表现出来。

    此刻听到小姑娘的话,杨立夏一时悲从中来,掉起了眼泪。

    她紧紧把蓁蓁抱在怀里。

    行了!

    祝玉枝没好气道:哭哭哭,哭什么哭?一大早的号丧呐,我和你爹还没死呢!

    杨立夏的哭声硬生生止住。

    宋绵绵也有点尴尬。

    这一切好像都因她而起,她把糖果塞到蓁蓁手里,哄着跟着娘亲一起哭起来的小姑娘,蓁蓁乖,不哭啊,婶婶给糖糖。

    蓁蓁顿时喜笑颜开,尽管很想吃这颗糖,但还是送到了杨立夏嘴边,娘,吃糖糖。

    宋绵绵急忙继续在怀里掏,还有,我还有,蓁蓁也吃。

    给小姑娘又塞了一颗,她才跑到祝玉枝的身边,献宝似的递上一颗,娘也吃。

    祝玉枝板着的脸缓和了几分,没好气道:我老婆子吃这些做什么?你们自己吃吧。

    祝玉枝瞪宋绵绵。

    却是宋绵绵趁着她说话的时候,直接把一颗糖送到了她嘴里。

    她挽着祝玉枝的手臂,撒娇无赖似的说:娘,您才不老呢,您风华绝代,说您是我和大嫂的姐姐都有人信呢。

    祝玉枝:

    她瞪着宋绵绵,可唇角却诚实的微微上扬。

    可嘴里传来的丝丝甜意,好似一直甜到了心里。

    谢鹏鹏刚从房间里出来就听到这样的话,顿时看着宋绵绵的眼神愈发防备,果然,她肯定个妖精,就会给人灌迷魂汤。

    他立刻给祝玉枝泼了一盆冷水,娘,宋她骗你的,你才不像大嫂的姐姐。你比大嫂可老多了。

    宋绵绵递过去一个同情的眼神。

    好家伙。

    精准命中每个女人的雷区。

    小小年纪,直男功力却如此了得。

    便是杨立夏都有些忍俊不禁。

    果不其然,祝玉枝的脸顿时沉了下来,看着谢鹏鹏的眼里带着杀意,我老多了?还不是为你这个兔崽子操心的,你现在来嫌老娘老?

    你今天别吃早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