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首页 > 穿书后我成了首辅的心尖宠(冰糖加可乐)最新章节_穿书后我成了首辅的心尖宠无弹窗

    穿书后我成了首辅的心尖宠(冰糖加可乐)最新章节_穿书后我成了首辅的心尖宠无弹窗

    小说主人公是宋绵绵谢渊的小说叫《穿书后我成了首辅的心尖宠》,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冰糖加可乐倾心创作的一本穿书小说,内容主要讲述: 已经死了宋绵绵抱着小木盆走在小路上,青山村四周都是山,一条小河自村中而过,是大家主要生活用水渠道。至于生活用水,四周的山里有潺潺山泉,村里有好几个顺势搭建的水井,不需要往下挖坑,用石板围起来盖上就是。下午村里人都忙着耕种,宋绵绵到了河边也只她一人。河水清澈见底,还能看到里面的鱼虾游动,宋绵绵......

    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生个孩子?

    二哥。

    随着谢鹏鹏的话落,谢渊已经从门口走了进来,宋绵绵也抬眸看去。

    需要帮忙吗?

    不,不用。宋绵绵急忙说:我都做好了,等爹娘回来就能开饭。她将卤好的肠切段,放在大碗里。

    卤大肠切了满满一盘,煮好的猪血和菜叶做了个汤,排骨则是被她做成了红烧味。

    色香味俱全,简直不要太丰盛。

    尽管她说了不用,可谢渊还是从容不迫的走到了灶前坐下,撵走了谢鹏鹏和谢蓁蓁,接过了看火的活儿。

    这些都是你买的?

    谢渊询问。

    嗯。

    宋绵绵点头,鱼丸卖出去了,以后每天都给天下第一楼送。对谢渊,她没什么好隐瞒的。

    男主的品性,那必须信得过。

    谢渊抿唇,不必给家里买这些。

    可是我也要吃啊。宋绵绵回答的理所当然。

    谢渊哑然。

    片刻才道:你的目的究竟是什么?他眸光灼灼,好似要透过她的外表看穿她的内心。

    我告诉过你,我一心功名,本无意成婚。若不是祝玉枝先斩后奏,他也不会多了这么个娘子。

    宋绵绵开心的不行,他们这不是不谋而合嘛。

    她连连点头,极好极好。

    谢渊:???

    宋绵绵咳咳两声,收敛了下开心的情绪,板起脸道:我支持你,我都支持你,其实我也只是想好好活下去,你放心,以前的那些蠢事我都不可能再做。

    她看着谢渊分明不信,只能叹了一口气,买起惨来,宋家是什么样的情况你还不知道吗?我要是真的离开谢家,或许明天就再被卖给别人。

    我不想被当个货物一样被人买卖。

    这话她是认真的,说服力也强了几分。

    谢渊沉默了一会儿,方才开口,若你所言为真,待我有功名在身时,会帮你。

    若你再不安分

    放心。

    宋绵绵立刻接过话茬,不需要你出手,我都不会放过我自己。

    谢渊轻呵一声,油嘴滑舌。

    他刚要再开口,院子里传来谢蓁蓁喊爷奶的声音,两人默契的闭了嘴,祝玉枝透过窗户看见两人的模样,唇角顿时高高扬起。

    饭桌上,她再再再一次对这奢靡程度心痛不已,一直到宋绵绵扯上谢渊的大旗,方才作罢。

    谢渊念书辛苦,祝玉枝也时常给他开小灶,谢渊自是拒绝,可杨立夏的心里还是难免又点不满。

    一顿饭在欢快的氛围里结束,祝玉枝强势推着宋绵绵离开厨房,忙完了就赶紧去休息吧。

    她的眼神在谢渊和宋绵绵的身上来回游移,最后低声在宋绵绵耳边说:绵绵,你和阿渊年纪也不小了,成婚也一年了,是时候养个孩子了,你说呢?

    宋绵绵:

    她从脖子红到脸,恨不能找个地缝儿钻进去。

    天地良心,她上一次恋爱还是在高中的时候,谈了一场连手都没牵过的青涩恋爱。

    这一下就到生孩子?

    火箭都没这么快吧。

    她呵呵笑了下,硬着头皮道:娘,夫君马上就要乡试,我不想在这个时候让他分心。

    祝玉枝一想也是,她点了点头,对,你说的很对。

    宋绵绵这才逃也似的回到房间。

    偏偏谢渊还看了她一眼,你跟我娘说什么?那声音,分明带着点防备。

    宋绵绵欲哭无泪。

    她总不能跟谢渊说,他娘催他们赶紧生孩子吧?

    除非她疯了。

    没,没什么。她连连摆手,瞧着谢渊还不信,只能编了一句,娘让我好好照顾你。

    说着,她一下倒在床上。

    今天做了这么多事,可把她累的不轻。

    忽然,一道阴影落在她身上,宋绵绵看去,谢渊递过来一个东西,既你心里已经有了打算,那你赚的钱就自己攒起来。

    是个荷包。

    宋绵绵接过,里面放着些钱,这些应该差不多,往后不必再给家里买东西。

    他不想欠宋绵绵的。

    宋绵绵顿时很委屈,可是我也想吃啊,难道我一个人吃都不孝敬爹娘吗?还有蓁蓁,那么小一个小姑娘

    谢渊:

    他顿了顿,道:以后再买东西,我会补钱给你。

    宋绵绵知道谢渊能挣点钱,可谢家的情况逐渐好起来是在他中举之后,如今这个时间段该是谢家最低谷的时期。

    这样吧,就当我借给你的,等你以后赚了钱再还给我吧。你现在课业繁重,可不能分心。

    只有你赶紧考上去,我们才能拥有真正的自由不是?

    宋绵绵十分憧憬,到时候咱们皆大欢喜!

    许久,谢渊道:好。

    宋绵绵躺在床上都快睡着了,她隐约间听到谢渊离开房间的声音,不多时,人似又进来了。

    谢渊清冷的声音还有解困的功效,起来,给你备了水。

    嗯?

    宋绵绵坐了起来,却见屋内放了她的木盆,旁边还有一桶热水,谢渊瞧见她起来,二话不说就转身离开了房间。

    把单独的空间留给她。

    宋绵绵不禁嘿嘿笑了起来,比起杨旺那个只会嘴上说说的渣滓,谢渊简直不要好太多。

    屋外。

    谢渊坐在院子里,望着头顶的星空,正在这时,祝玉枝走到他身边低声说:阿渊。

    娘。

    谢渊刚刚看的太入神,都没注意到。

    祝玉枝神神秘秘的对他说:阿渊,你看绵绵这几天变的多好啊。她是实打实的满意。

    起码跟之前相比,宋绵绵但凡做个人,她都心满意足。

    更别提如今宋绵绵嘴甜又会哄她,又一门心思想着她儿子。

    谢渊:

    嗯。

    他微垂眼眸,遮住眼里的情绪。

    祝玉枝继续道:她心里有你,你也别太冷着。

    谢渊:心里有他?

    他实没看出来。

    不过,我想了想绵绵今天说的话很对,你马上就要乡试,是最重要的时候。你对绵绵,也得节制些。

    谢渊:???

    什,什么?

    他简直怀疑他的耳朵,脖颈染上红色,低声道:娘!

    他与宋绵绵克己守礼,从未逾距。

    那女子刚才到底对他娘说了什么?一个大姑娘,还不知道羞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