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首页 > 明总夫人又去摆摊了(时落明旬)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明总夫人又去摆摊了(时落明旬)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完结版小说《明总夫人又去摆摊了》是作者“看水是水”的一部燃情之作,讲述了主人公时落明旬之间的爱情故事,极致深情,全情呈现,主要情节梗概: 露了一手大妹子,你不能这么狠心,这可是一条人命哪!善心的大妈试图说服售票女人,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把他扔下去,他就死定了。售票女人冷笑,刻薄地反驳:你要是不嫌晦气,那你把他带回去,让他死在你家,我让老张亲自给你送去,怎么样?看男人已经是进气少出气多,恐怕没几分钟好活了,送医院是赶不上了,......

    第三章

    第三章 露了一手

    大妹子,你不能这么狠心,这可是一条人命哪!善心的大妈试图说服售票女人,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把他扔下去,他就死定了。

    售票女人冷笑,刻薄地反驳:你要是不嫌晦气,那你把他带回去,让他死在你家,我让老张亲自给你送去,怎么样?

    看男人已经是进气少出气多,恐怕没几分钟好活了,送医院是赶不上了,反正都是个死,死在哪不一样?

    说话间,中巴车已经停在了路边。

    老张,过来搭把手。售票女人拽了下门边的绳子,车门打开,她嘲讽地看了大妈一眼,催促,你家在哪呢?走吧,我这就将人给你送去。

    刚才还为男人说话的大妈这会儿脸色发青,是被气的,她倏地起身,拨开旁边的人就往下走,速度快的不像个五六十岁的人。

    售票女人看着大妈飞快离开的背影,在后头阴阳怪气地说:你怎么走了?带上人啊!

    大妈跑的更快了。

    售票女人嗤了一声,半弯下腰,抓着男人的肩头,就要将人往下拖。

    要不还是打120吧。有个看起来十五六岁的孩子试探着开口。

    售票女人看了他一眼,直起身,说出口的话倒是没有刚才那样刻薄,她还点了点头,也行,你打吧。

    我,我没手机。那孩子脸色涨红地回了句。

    在互联网信息高度发达的今天,仍然有落后贫瘠的角落,他们觉得去医院是不详的事,见着警察会害怕,哪怕出了事,也不会想到要拨打119,120之类的。

    售票女人顿了顿,从包里掏出手机,打算拨号。

    救护车赶不及。在售票女人拨了第二个号时,一道稍显冷淡的声音在车内响起。

    顺着说话声看过去,售票女人手上不停,那能怎么办?你救他?

    时落起身,在众人好奇的视线中走到车前头,她看了一眼已经神志不清的男人,给个了建议,不如打110。

    怎么?你还想去告我谋杀?售票女人显然想的有点多,她指着满车的人,他们都看着呢,这人的死可跟我没关系,我也没义务让他死在我车上,你们说是吧?

    有几个人点头,赞同售票女人说的话,更多的乘客还是沉默地看着,他们不愿沾上这事关人命的争吵。

    时落没回应,她已经到了跟前。

    男人双目紧闭,嘴巴大张,跟脱了水的鱼一样,他双手遏住自己的喉咙,模样极为可怖,离的近的乘客有心要下车,门口却被男人挡住,他们只能使劲往座位上缩,不敢多看男人一眼。

    时落蹲在男人面前,她从包袱里掏出一把巴掌长的小木剑,她挥着木剑,在男人上方挥了几下,画出一道无人看得出的驱鬼符。

    男人突然挺了挺身,长处一口气,终于能喊出声来,他惨叫声极渗人,震的车内的人耳膜疼,蹲在他旁边的时落神色不变。

    只有站在时落身后的售票女人看的清楚,男人绕着黑气的脸竟然真的渐渐褪了色,他身体仍旧不受控的抖动,不过气息显然是比之前稳了许多。

    就几息之间,这个男人就由死到生了。

    就是再高超的医术也做不到这点。

    男人终于睁开了眼,不过他仍旧躺在地上无法动弹。

    时落没再看男人一眼,她对着虚空说:去吧,别在人间逗留太久。

    他会受到应得的惩罚。

    好,我答应你们。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在时落说完这三句话后,车里的人明显感觉到一阵阴风吹过,随即车内又恢复了正常温度。

    时落收起桃木剑,起身,转头往自己座位上走。

    坐下前,她再次提醒售票女人,打报警电话。

    之前一直横眉怒目的售票女人愣愣地点头,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变,好,好,我这就打。

    电话接通,售票女人听到对面的问话声,才醒神了一般问时落,我该说什么?

    他手上有两条人命。时落垂着眉目,她又补充了一句,两个孩子。

    经过时落方才那一手,满车的人没有一人会怀疑她的话。

    孩子?还两个?哪怕再刻薄的人,在听到地上的男人杀了两个孩子,售票女人也怒了,尤其她自己也有两个孩子,售票女人怒气冲冲地跟电话那头的接线员说。

    等挂了电话,售票女人恶狠狠地瞪着地上的男人,随后小心翼翼地问时落,大师,要是我踹他两脚,他会不会被我踹死?

    不会。时落仍旧垂着眉眼,多踹两脚都行。

    有了这话,售票女人不再忍着,她抬脚就往男人肩头上踹,统共踹了四下,每一下都用尽了全力。

    男人烂泥似的瘫在车上,一动不动,只在售票女人踹下去时痛哼几声。

    老张坐在驾驶座上,半个身体往后探,他问售票女人,是走还是在这里等着?

    走啥走,等警察来。售票女人双手环胸,盯着地上的男人看,生怕男人逃了。

    你们要是有赶时间的就下车,我不收你们车费。之后售票女人又对满车的人说。

    车上无人动弹。

    除了不懂事的孩子,车上的人一会儿看看男人,一会儿看看时落。

    看男人时一脸唾弃,看时落时目光灼灼。

    他们多是没受过多少教育的中老年人,尤其当中还有不少这辈子连县城都没出过的,这些人相信鬼神之说,他们年长的都会早早的给自己准备好棺材放在家中,他们还知道哪个地方哪个大师驱邪手段高超。

    时落刚才那一手着实惊着他们了。

    这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县城的公安局很重视,不到半个小时,警车已经到了跟前。

    因中巴车不是第一命案现场,男人即便能说话了,神志也不算清醒,警察来时,他只是抱着脑袋,不停地跪在地上磕头,我错了,你们饶了我,我不想死,我真的不想死。

    下来的两名警察都是办案经验丰富的,他们看出事情不简单,既然问不出,便直接将男人拷住,带上警车,而中巴车上满车的人都是目击者,警察干脆让老张开着中巴车,跟在警车后头,去公安局。

    没了那男人,这满车人的视线就都落在时落身上,售票女人扬着讨好的笑,走到时落跟前,先将十块钱车费递给时落,小姑娘,这钱我不收了,你拿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