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首页 > 完结宋绵绵谢渊(全文已完整)

    完结宋绵绵谢渊(全文已完整)

    为您提供热推小说穿书言情《宋绵绵刚穿书就喜提和离书一份》全本阅读,宋绵绵刚穿书就喜提和离书一份是冰糖加可乐倾心创作的一本优质好文,故事的主角是宋绵绵谢渊,主要内容: 已经死了宋绵绵抱着小木盆走在小路上,青山村四周都是山,一条小河自村中而过,是大家主要生活用水渠道。至于生活用水,四周的山里有潺潺山泉,村里有好几个顺势搭建的水井,不需要往下挖坑,用石板围起来盖上就是。下午村里人都忙着耕种,宋绵绵到了河边也只她一人。河水清澈见底,还能看到里面的鱼虾游动,宋绵绵......

    第五章

    第五章 向她道歉

    谢渊这辈子就没这么无语过,可祝玉枝等人也因为宋绵绵的叫嚷而到了院子里,这会儿看着这一幕个个面露震惊。

    祝玉枝很快就笑了起来,这两人的感情还是不错嘛。

    谢渊:

    他都不知道宋绵绵哪来这么大的力气,他实在挣不开,只能往院子里走了走,这才道:下来。

    宋绵绵哦了一声,飞快的从谢渊身上跳了下来。

    谢渊立刻退后几步,就像担心她再缠上来一般。

    宋绵绵无心多想,只看着厨房,有,有老鼠。

    出来。

    谢渊出声。

    宋绵绵面露震惊的看着他,你还能跟老鼠说话呢?

    她一边说,一边往远处躲,担心老鼠真的出来。

    谢渊:???

    宋绵绵脑子指定是有点什么问题。

    谢鹏鹏。

    他又说了一句,厨房旁边的小路上慢慢的走出一个人,正是谢鹏鹏。他低着头,心虚极了,二哥。

    给宋绵绵道歉。

    谢鹏鹏噘嘴,二哥。以前宋绵绵欺负他和蓁蓁的时候可没有道过歉,他就是吓她一下,想吓出她的真面目而已。

    比起宋绵绵以前干的那些事,可好多了。

    怎么?谢渊蹙眉,我说的话,你现在都不听了?

    这时候,祝玉枝等人都没说话,谢渊在家里威严很足,尤其是训斥晚辈的时候,她心疼也只能看着,这是早就商议好的。

    不,不用了。宋绵绵连忙开口,那个以前都是我不好,我知道我做了很多错事,但是以后我再也不会了。

    说完,她认真看着谢鹏鹏,对不起啊,三弟弟。

    三弟弟?!

    黑暗中谢鹏鹏的脸一下就红了。

    这女人肯定又是故意迷惑人,他要是相信就是大笨蛋。就算全家都被迷惑,他也不会的。谢鹏鹏竖起小拳头,傲娇的哼了一声。

    他用眼角的余光去看宋绵绵,看见的是月光下她明亮的双眼,叫他莫名有点紧张。

    谢鹏鹏。

    谢渊却并不准备就此放过这件事,厉声道:我不想再说第二遍。

    谢鹏鹏咬住下唇,他就知道,都是宋绵绵的计谋。以前二哥才不会这么凶他,他拔高了声音喊了一句,对不起。

    然后转身就走,跑进了他的房间。

    宋绵绵:

    这不是她的本意,有那么瞬间,她觉得她好像苏妲己一样。

    一直到谢渊从她身边走过,连眼神都没给她一个。宋绵绵顿了顿,立刻跟了上去,走到门边时转头看向院子里的祝玉枝,娘,晚安哦。

    谢渊的房间是家里唯一有油灯的房间,因为他要念书。

    暖黄的光十分黯淡,用惯了白炽灯的宋绵绵有点不习惯,但她也只能用既来之则安之安慰自己。

    没有别的选择。

    谢渊坐在床边的书桌边正看着书,背对着她的方向,宋绵绵坐在床沿,愁眉苦脸的。

    反正也闲着,她的眼神便不自觉的落在谢渊身上。

    谢渊想忽视都难。

    他放下书,转头看向床边的人,脑子里隐约闪过一个念头,说出的话都带着几分抗拒,你一直看我做什么?

    你先睡吧,我一会儿他一般都是去谢鹏鹏那睡,可刚刚才训斥了老三一通,他便道:我一会儿睡地上。

    恩恩。宋绵绵点头,心里松了一口气。

    又忍不住道:那个,我可以求你一件事吗?

    来了。

    谢渊心里咯噔一声,眼底暗藏防备,思忖片刻道:宋姑娘,我对你无意,也不会动你,你若想离开,随时可以。

    他一直就是这样的态度,只是之前祝玉枝怎么都不同意。但今天他娘总算同意,所以他才能说出这样的话。

    宋绵绵:???

    她的脸红了,急忙摆手,你误会了,我不是说这件事!我是想洗个澡,可我不敢去厨房,所以想求你

    厨房有老鼠。

    谢渊无语,耳朵都红了。

    不等宋绵绵的话说完,他就飞快的站了起来往门外走去,不多时,他提着一桶热水进来。

    然后再次转身出去,你洗完了叫我。

    还不忘把门关上。

    对男主一家人的人品,宋绵绵心里有数,不过谢家也没有洗澡桶,她只有一个木盆,用毛巾把身体擦拭了一遍。

    又从衣柜里找出一套衣服换上,这才长出一口气。

    抱着木盆打开房间的门。

    屋外月色清朗,为大地笼上一层轻纱,她刚打开门就看见院子里的谢渊,月色下的他也带着一层朦胧的美感。

    宋绵绵都看的愣了一瞬。

    谢渊可是男主,颜值自不必说,这会儿有点帅到她了。

    听到声音,谢渊转过头,对上这双清冷的眸,宋绵绵回过神来,那个,我洗好了,你去看书吧。

    她想把贴身衣服洗了。

    这去旁边的水井边就行。

    谢渊颌首,迈步进了房间。房间内似还有宋绵绵沐浴的温度一般,让他的脸颊再度泛红。

    好在宋绵绵不在。

    宋绵绵回到房间时动作格外轻巧,谢渊看书看的认真,她蹑手蹑脚的走到床边,躺了上去。

    她乖乖躺好,又看了一眼还在看书的谢渊,然后背对着他的方向缓缓进入梦乡。

    没多久。

    窗外传来布谷鸟的声音,一下又一下,没完没了。

    这不是第一次听见这声音,但谢渊却从没哪天像今晚这样觉得烦躁,他抬眸朝着夜色中看去。

    又转头看向正在床上熟睡的宋绵绵,眉头微蹙。

    她,真的改变了?

    那是最好!

    但他的心意却不会改变,像宋绵绵这样的女子,并非他所要的娘子。

    当初母亲趁着他不在家里给他带回来了个娘子,但他却从未有过任何逾距的情况。

    也罢。

    等宋绵绵哪天想清楚,会自己离开谢家的。

    床上的宋绵绵翻了个身,睡的正香。

    翌日。

    宋绵绵醒的很早,可屋内却已经没了谢渊的身影,窗户有微微的光亮透进来,院子里能听到祝玉枝等人的声音。

    她打了个哈欠,坐了起来,披上衣服走出房间。扬起一抹灿烂的笑,大家早啊!

    热闹的院子霎时安静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