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首页 > 纪康喜儿最新全部章节在线阅读

    纪康喜儿最新全部章节在线阅读

    为您提供热推小说穿越言情《农门空间:满级恶女穿成小可怜》全本阅读,农门空间:满级恶女穿成小可怜是黑色幕帏倾心创作的一本优质好文,故事的主角是纪康喜儿,主要内容: 真是造孽呀问完,忙把自己的外衣脱下,给她套在身上。见人不哼声,罗老太以为她认生,赶紧扶着她来到桌边让她坐下。来,坐这儿,饿了吧,婆婆给你盛粥去丫头坐下来,也不动,眼睛打量着这个家。六分地大小的院子,三间土坯房,没有侧房。院里打扫的很干净,院门到家门口是一条小土路,两边是两块整齐的小菜园。一看......

    第六章

    第六章 把鸳鸯绣成猪

    急啥,你的身子还没养好,娘手里的钱,还能撑上一段时间,再说娘会女红,绣个帕子不成问题,回头咱去镇上的绣庄接点活儿,一样能养活咱娘俩,你要不会,娘教你。

    娘,绣活太伤眼晴,您岁数大了,就不要接了,赚钱的事交给女儿,您放心,女儿一定能赚到钱的。

    被关心的滋味真的太好了,罗老太听到她不让自己做活,怕伤到她的眼睛,一下就红了眼圈。

    老马正好走过来,不然的话眼泪又要掉了呦,吃包子呢?

    罗喜儿忙把包子递上去一个,叔,您也吃一个

    老马忙摆手不了,刚才吃了两烧饼,饱了,你娘平时可舍不得吃这个,却一下给你买了好几个,对你可真好

    我会好好孝顺娘亲的

    老姐姐啊,你这个女儿没白收,有眼色还懂事,你有福喽

    说着话,有往槐树镇的乘客陆续上了车,老马坐在车前,一声驾,驾走了起来。

    罗老太吃了一个包子后,就不再吃了,她把买的东西往自己脚边移了移。

    喜儿吃了两个,把另一个塞给她娘,您再吃一个,那一个根本吃不饱

    你吃,你正在长身子

    娘要不吃的,以后再给女儿买啥,女儿也不吃了

    你呀罗老太只好接过来,一边吃一边笑,感觉幸福的不得了。

    老马回身看了一眼这对母女,心里话,李家人就作吧,把这么好的小姑娘拱手让给了别人,还觉得自己沾了大光,有你们后悔的时候。

    牛车到了槐树镇后,老马收了钱就又要等着乘客。

    于是罗老太让喜儿在车上等着,她下了车到镇上的绣庄,接了二十条手帕,五十个络子的材料,又买了一些绣线,这才回到牛车上。

    喜儿看着她手里的布包,娘,不是说不让您接活了吗?

    娘少做一点,到了晚上就不做了,家里没有地,也不干啥活,就当打发时间,没事的

    喜儿抿着小嘴儿,不再说什么,这一路上,她一直在琢磨着如何赚钱,牛车很快满员,启动后不知不觉回了村。

    村里人下了车,老马见罗老太买的东西多,特意赶着车从村里过,想把她们送到家门口。

    罗老太的宅子几乎快到村尾了,天又没有黑,村民都能看到她买的东西。

    呦,罗寡妇,得了个闺女就是不一样,舍得买东西啦

    罗老太一只手把筐子护在腿边,用一只手搂紧了罗喜儿。

    她越不哼声,越有人不想放过她。

    呦,一亩地买去的贱丫头,还真当个宝了

    听了这熟悉的声音,罗老太和罗喜儿扭头望了过去,就看见李母倚着院门,斜着眼,一脸的刻薄相,刚才的话就是出自她的臭嘴。

    罗老太崩着脸,抿着嘴儿,搂着喜儿的手紧了紧。

    正巧李虎从院里出来,他满脸的横肉,眼角处有一道划痕,想是那天晚上原主反抗他,用柴火扎伤的。

    他看到牛车上的罗喜儿,露出一副痞子相。

    呸,一个让人看光的贱货也当个好的,语气跟他那无懒娘一个德行。

    罗喜儿乌黑的眼䀵,立即变冷象两道闪电瞪向李虎,他顿时打了一个寒颤。

    他不敢相信的揉揉眼,就在这时,罗喜儿已经扭过头去。

    李母沾了大便宜,得意的不行,鼻孔都朝天了,看罗氏母女的眼神带着挑衅。

    就是,也就罗寡妇把她当个人,看来贱人也只能和贱人在一起

    李虎自然没把罗老太母女放在眼里,他心里想的只有晚上能不能搂着女人睡觉。

    娘,你可是白得了一亩好地,不能再说没钱了吧

    行,行,我这就托媒人,给你说门亲事,保准你满意,不过,先说好了,娶了媳妇,你可不准再出去鬼混了

    知道了,知道了,真是烦人,要快点啊,要是把儿子憋急了,就去楼子里

    嗳呦,祖宗呦,娘明儿就去找媒人,你可别再乱找了,那些女人太脏了,染上病可怎么办呀

    李虎转身进了院,李母看着远去的牛车,呸了一声,紧追着儿子回了院,还光当一声,把院门给插住了。

    罗喜儿回头看了一眼李家,一双黑䀵散发着危险的光芒。

    到了家门口,罗老太把东西搬下车,又扶着闺女下了车,这才把车钱给老马结清。

    一转身,就看见院门的大锁,好象被人砸过,因为木头上好几个深坑,她压了压火气,把门打开,搬着筐子进了院。

    闺女,把门插住吧,记住了,以后出去锁门,进来插门

    嗯,女儿记住了

    当罗老太看到靠墙的几个瓦罐碎了之后,眼泪再也忍不住,哗哗的掉下来。

    喜儿的目光顺着瓦罐,转向家里的几个门子,好象都被砸过,这是想砸院门没砸开,跳墙过来过接着搞破坏。

    好在罗老太心细,出去把所有门都锁了,不然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看着伤心的罗老太,喜儿走过去,小手拽了拽一下她的衣襟。

    娘,不要难过,以后有喜儿陪着您,等喜儿身子好了就习武,谁敢来咱家我就剁了谁的手,再也不让娘受欺负了

    罗老太擦了擦眼泪,抱着她的小身子,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

    娘有喜儿,不委屈,走,帮娘把这些东西归置一下

    母女俩把买来的东西,都放到她们睡觉的那个屋里,把布什么的放在柜子里,粮食放到空置的缸里。

    罗老太把药瓶塞到喜儿的手里你去洗下手脸,把这药膏涂到冻疮上面,早中晚各一次,知道吗?

    知道了

    娘给你买了小梳子,镜子,自己梳头发,自己扎辫子,会吗、

    那你去吧,娘去做饭

    罗老太在面缸里搯了半碗白面,锅里还有些鸡汤,她兑了点水进去,把灶堂生上火,开始做起饭来。

    喜儿洗了手脸,把炕桌搬到炕上,把镜子支在桌上儿,这才第一次看到自己的模样儿。

    好几道长长的疤在脸上交错着,看上去是丑一些,还有点吓人。

    这伤一看就是拿刀划的,有的伤口肉是朝外翻翻着愈合着,有深有浅,仔细看的话,还有些恶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