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首页 > 重生后嫁给残疾四王爷——无广告版免费阅读

    重生后嫁给残疾四王爷——无广告版免费阅读

    作者“月影疏冷”是一位信誉很有保证的作家,最近他的一本小说《重生后嫁给残疾四王爷》受到了广大网友的讨论,在这本书中,一共塑造了崔月西李璟这两个主要角色,通过两人之间的感情变化,小说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 只能听见她的声音四皇子其人。崔月西对他的了解仅仅是他身上的奇事。李璟生母贤妃出身极高,是由来已久的世家贵族王家的嫡女,这个王家便是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的王家。若给世家排个等级次序,王家便是第一位。皇朝更替,他们却永远屹立不倒。所以皇帝忌惮李璟母妃的娘家势力,连带着也对李璟不咸不淡的......

    第四章

    第四章 彻底露馅了

    石榴红的留仙裙。

    全场只这一个姑娘穿,就是她了。

    淮阳王妃以为是李璟出什么事了,失态的起身:可是璟儿出什么事了?!

    王妃安心,是四殿下有事吩咐。

    话落,侍卫附耳过去将李璟的话说了。

    淮阳王妃先是松了一口气,随后就是一言难尽的惊诧不已了。

    怎么偏偏就是这么个什么都不会的,哪怕璟儿耳朵聋了,她也不配做正妃。

    做个侧妃都勉勉强强。

    挑剔的眼神看向崔月西,淮阳王妃眉头都拧起来了。

    罢了,先叫他见。

    这阵子他忽然有了耳疾正是心里烦闷的时候,正妃还是侧妃的,往后再说吧。

    安乐侯家那个丫头。

    崔锦朝惊喜抬眸,却发现淮阳王妃根本没在看自己。

    她顿时兜头被泼了一盆凉水似的。

    淮阳王妃在看崔月西?

    崔月西心里咯噔一下,忙起身:臣女在。

    我观你面相十分和善,是个有佛缘的,你就随着我这个侍卫去我屋里取个十八子手串过来,他是个粗人,怕会冲撞了佛祖。

    淮阳王妃这理由敷衍的。

    在场就没人听不懂这是故意支开崔月西的。

    崔月西手心捏出了一把汗,却没办法拒绝,只能垂头应是,跟着侍卫走了。

    这么多人看着她被淮阳王妃支走,她应当不敢做什么。

    她一肚子心事,被侍卫领着去了后院客房。

    崔姑娘,请。

    侍卫示意她进去。

    崔月西清冷的眸子扫了他一眼,想了想,都到这儿了,不进去是不可能了。

    深吸一口气,她推门而入。

    这是一间极宽敞的屋子,屋子里满是书架存书,只在窗前摆着一台黄花梨木的书桌。

    一个男子背光坐着,正目光凛冽睇着她。

    是李璟。

    看见他的一瞬,崔月西浑身血液倒流,脑袋里一团乱麻,几乎是下意识就乱想起来。

    【怎么会是李璟,李璟为何要见我?莫不是知道了三年前佛安寺的事?还是说他已经知道了蓉姐儿和烨哥儿的存在?!】

    她不能不怕。

    李璟背后的势力太大,想查这件事太简单了。

    佛安寺?

    蓉姐儿和烨哥儿?

    听到崔月西的心声,李璟抓住了这两个重点。

    三年前他好像确实到过佛安寺,可在那里发生了什么他一点也不记得了。

    给四殿下请安,殿下万福。

    崔月西盈盈下拜,低头的瞬间李璟就看不到她说什么了。

    耳聋了后,他的交流全靠读唇语。

    崔月西,你父亲是先安乐侯?

    李璟紧紧睇着她:抬起头回话。

    崔月西抬头,却垂着眼:回殿下的话,是。

    敲了敲椅子扶手,李璟故意试探道:本王瞧你有些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

    崔月西先是一慌,而后快速思索起来:

    【李璟不可能认出我,那天夜里黑漆漆的,我根本没看清同床共枕的是谁,是我再次醒来看到身边躺着程始,我才认定了夜里的男人是程始,李璟应当也没看清是我的。】

    兴许是因为臣女长的像家父,所以殿下觉得面善。

    李璟抓着扶手的修长手指捏紧,许久才松开。

    他俊雅至极的脸上蒙上了一层冷寒。

    是吗。

    李璟忽然像累了一般,挥了挥手就叫崔月西出去了。

    崔月西眉心一动,敛声屏气退了出去。

    侍卫递上一串十八子的手串,淡淡道:属下失职,给姑娘领错屋子了,王妃要的手串在这里。

    崔月西没说什么,只是淡淡瞥了他一眼后接过手串回去了。

    那侍卫却留下了。

    想也知道,这侍卫是李璟的人。

    目送崔月西走后,侍卫进去回话:主子,她已经回去了。

    李璟捻动着手指,五官在阳光下显的很不真实。

    传话给叔祖母,宴会不必办了,我已有了王妃人选。

    侍卫心里咯噔一下。

    这就选中了安乐侯家那位姑娘了?

    可她实在不够格啊,恐怕贤妃娘娘不会同意的。

    淮阳王妃也是这样想的,接到侍卫的通知后,她心里是一百个不愿意,打发了客人后就去见李璟了。

    璟儿,你喜欢崔家那丫头也不难办,就叫她给你做个侧妃也是一样的,你的王妃必定要家世对你有帮助才行。

    淮阳王妃苦口婆心。

    别看安乐侯也是个侯位,却没什么实权,家里也没优秀的子弟,不过是先帝爷赐下的一个富贵闲人侯位。

    说的好听是侯爷,说不好听就是中看不中用。

    你可不能糊涂啊!

    淮阳王妃也是王家人,血脉同李璟的母妃很亲近,是李璟的亲姑姑,因此她看李璟那是当亲孙子看的。

    李璟的前途不止关乎他自己。

    还关乎着整个王氏家里未来的走向。

    李璟很坚持:叔祖母,我心里自有打算。

    淮阳王妃拧眉:就是我愿意了,你母妃也不会愿意的,连她那个坎儿你都过不去。

    李璟默然。

    所以,他打算查清楚佛安寺的事以及蓉姐儿、烨哥儿后,和母妃实话实说。

    思及此,他起身拱了拱手。

    这件事叔祖母暂时别对母妃提,最多三天,我自己会同母妃说清楚的。

    话落转身走了。

    淮阳王妃没办法,只能忍下。

    别人不知道李璟的脾气,她可是清楚的很,

    他向来说一不二,不允许别人违背他的意愿,哪怕是贤妃都要顺着他来。

    她倒要看看,璟儿会如何说动贤妃,旁人犹可,贤妃心里可只有大业,她势必要给自己儿子娶一门得力妻室的。

    这边淮阳王妃折腾了一天累的躺下了。

    那边远去的马车上,崔锦朝淬毒一样的眼神死死盯着崔月西看。

    许久才阴阳怪气开口道:姐姐可真是好本事,几年不出府,头回出来赴宴就得了淮阳王妃的青眼,姐姐也教教妹妹如何讨王妃欢心呗。